Google+ Badge

2015年1月31日星期六

与夫书(潘海霞致郭玉闪)之四





小宝:


这封信写得有些晚了——虽然在地铁上、晚上临睡前、独自一人走路时,会想得很多,有很多话想告诉你,但要落在纸上,却越来越困难。要理清自己杂乱的思绪并且能尽量准确地用语言或文字表达出来,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正因为这样,即使非常相爱的人在吵架时也难免会陷入“鸡同鸭讲”的困境吧。

 在因“寻衅滋事”被刑事拘留后的第86天,你终于以“非法经营罪”被正式逮捕。我很难过。一直心存侥幸,觉得你和丽莎张贴小黄伞支持占中一事毫无关系(虽然她开了一张抬头是传知行的发票,事实上传知行或你都与此事毫不相干),只要查清真相,你就能回家;尤其是圣诞节前,丽莎、陈坤、徐晓老师、薛野、小树都回家了,我愈发心怀希望地等着你、凯平、小何和夏霖律师回来……然而,我等来的却是逮捕通知书。蝴蝶回巢了,蝴蝶效应却无法消除。是这样吗?

 虽然1月6日我才收到逮捕通知书,但实际上我在12月底就有了不祥的预感。这预感令我寝食难安,于是元旦小长假一结束我就去了看守所,打算通过给你存钱获得一些心理安慰,结果很意外地得知你当天有了第一笔消费记录——之前我两次去查询你在看守所的消费记录,他们都说没有你的卡信息,也说不清钱的消费情况。当时我的心一紧:这种状态的改变说明了什么呢?5号上午,律师又去询问了会见的情况,他们也不再像从前那样推脱,而是要求律师重新递交会见手续。我想,4号之前一定发生了什么……后来拿到逮捕通知书,才得知你是3号下午被批捕的。

 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我将之视为上天对我们的恩典,没有这恩典,你就不会惊奇地发现我居然在第一天就给你存了钱。你会不会在心里夸我“哗,老婆真厉害”?你会不会得意地想“老婆是不是经常跑看守所找我呢”?看了我的签名,你心里会暖暖的吧?你离开那天的遗憾,我是不是终于可以弥补一点了?回家路上,我反复想着这些傻里傻气的问题,又想到可能会有更坏的结果在等着我们,难过极了。

 律师第一次见你时,你的状态不算好,第二次会见时你已经恢复了很多,与往常差不多。短时间里能恢复虽然是好事,却也不由得让我担忧此前你所经历的。凯平1月28日中午回家了。因为他有肾病,在没有经过任何法律手续就被带走后,恐怕不可能得到好的照顾,最近又听说他在看守所的医院里,所以我们都非常担心他的身体会撑不住。幸好,离开了整整110天之后,他终于能回家了。过些天他会去检查身体,看看肾病指标的变化。去看望他时,我们热烈地拥抱,一起开心地吃饭,但我没有问他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。我不想问,他也没说。关于你们这段时间里的经历,我偶尔有过想象,但不敢多想,因为现实往往可能比想象更残酷。可是,退后一步说,我们所经历的,绝不会是“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”;别人能忍受的,我们应该也能承受。所 以,我们都再忍一忍吧。忍一忍,等这一切都过去后,我们还像从前那样,继续吵吵闹闹地过热腾腾的日子。 

这一个多月来,在忍耐的同时,一些问题一直在困扰着我。比如,我的忍耐极限是什么?在恐惧之下,我的底线会一退再退到哪里?一个人消失了,愤怒;两个、三个……开始觉得自己会是下一个,恐惧;等到终于没有新的朋友失联时,放心;每当一个人回家,高兴——其实有什么可高兴的呢?一个无辜的人难道应该经历这些?至于你回家的期限,一开始我希望是24小时,然后是37天,然后是不被批捕……再然后呢?还要退到哪里去?我想了又想,很屈辱地接受了这样的事实:2006年某个深夜隔门训斥他们的自己,是彻底回不来了,所以在2014年的某个深夜你被他们带走时,我连尝试拥抱你的勇气都没有。以前那个“无知者无畏”的年轻人彻底死了,活下来的是现在这个没出息的中年人。

 我痛恨这样的自己。29岁以前的我活在教科书和新闻联播里,真诚地相信他们告诉我的一切:世界是美好的,前途是光明的,人们是相亲相爱的,他们是正义的……有着无知的勇敢,直到你帮我打开一扇窗,一点点发现这个世界的真相。这样的话会被大部分人嘲笑,但关于我的现实就是这么可笑,八年前经历了旧世界的坍塌,却一直没能重建新世界。你批评得对,这几年我确实活得浑浑噩噩,因为这个丑陋的世界实在不值得我打起精神。无法与它握手言欢,也没有与它决裂的勇气,又因为天性中尚存了点善良,于是无力感愈发沉重。这也是我近年越来越不愿意关注世事的原因——不愿意把悲惨的真相看得太真切,不愿意被无力感和虚无感淹没,只躲在爱和家庭里得过且过。

 所以,你是我精神的依赖和避风港。你是爱人、丈夫,是我的启蒙老师,是可以一起讨论一切的挚友,也是我长不大的孩子,是我最宝贵、最珍惜的人。这次的意外,终于让我不情愿地发现,丑陋的东西讨厌一切美好的事物,连我最宝贵、最珍惜的人也要践踏和侮辱。做不成墙头草了,要么握手言欢,要么决裂。 

可是,怯懦无力的人靠什么力量和这个世界的丑陋决裂呢?我想,人类社会最终能留下的、被后人记住的,从来都是最纯粹、最纯净的美好,即使它们再脆弱无力,比如那些犹太人集中营里的孩子们的画。我希望自己也能给这个世界留下哪怕一丁点这样的美好。该死的肉体从来就是个负累,会痛会饿,为了不受它的驱使,只能借助于精神。美好的精神会帮助我们抵抗肉身的痛感,帮助我们尽力超然地看待这个时代的一切。这种抵抗哪怕时断时续,屡屡失败,也是有价值的。

 小宝,为我高兴吧,靠着这个微薄的愿望(也是小小的虚荣和野心),我熬过了小小的一关。12月底,他们让我去一趟市公安局的预审大队接受问话,我的第一反应是:还能回来吗?我把要处理的事情列了一张单子,放在整理好的文件袋里,然后强作镇静地向爸妈交代一些细节、道别。问话过程中,他们说有些事牵涉到我,说不定还要追究我的责任。接下来的那半个月里,我确实害怕了,不断地设想生活可能支离破碎的程度,问自己能承受多少,备受煎熬。但我终究还是释然了:我们要接受真实的自己,如果是罪有应得,我们现在的承担会令将来的路更好走、活得更磊落;如果是冤屈,世人自有评判,我们亦得以问心无愧。须知,说出真相永远是有意义的。

 小宝,我的本质没有变,仍然怯懦无力,害怕随时可能发生的不幸,但这个小小的愿望会鼓励自己在恐惧中尽可能地走远一点。传知行的兄弟姐妹们,多少也受到了些锤炼,这算因祸得福吧?我们都在努力让自己配得上这段经历。

 每当想得头痛、难以入睡时,我就希望这只是一场短暂的梦,希望一觉醒来,发现其实我们已经牵着手安然走过了人生的大部分旅程,正并排坐在椅子上晒着温暖的阳光,又或是正老态龙钟地和后辈们聊我们年轻时的故事,只是打了个盹而已。“我怕时间过得太慢,恨不得一夜之间白头,永不分离”是最贴切的表达。你离开不过100多天,已经这么煎熬,听说以前曾有人离开得更久,他们的妻子是怎么熬过来的呢?她们身边的朋友应该没有我的多,那时也还没有微博、微信,她们的痛苦会有人帮忙分担吗?

 我们何其幸运,只因为你做了那么点事情,就得到了许多朋友的关心,又是何其幸运地生活在能够守望相助的网络时代。所以,为了我那个微薄的愿望,为了报答朋友们和这个时代的美意,我不打算多想了——想守护自己的身心,想守护家人,想守护朋友……人这么卑微无力,怎么能有这么多贪念?能把自己的心守护好就很不错了。所以,小宝,在最坏的事情来临时,不要互相投鼠忌器,你在那里,我在这里,就各自守护好自己的心吧。

 这个春节,恐怕你要在看守所里度过了,和你一起在那里过年的朋友还有好几个。虽然可能是妄想,但还是希望你们能偶遇,互相道一声好,相互温暖。正如阿花在新年时写的那样:“人世间有太多不可抵抗的外力,还好什么都阻止不了朋友们相互信任,爱人彼此思念。” 
愿你身心安定。爱你,等你回家。 

爱你的老婆 二零一五年一月三十一日凌晨四点

原文链接: http://xgmyd.com/archives/13097 | 新公民运动

2015年1月28日星期三

浦志强涉嫌寻衅滋事、煽动民族仇恨、煽动分裂国家的微博

一、微博账号明细 永州双规案哈律师,UID:5060928117 小小小律师蒲志强,UID:2515254765 小小律师蒲志强,UID:1943519923 谱儿大律师,UID:5104036124 浦律师在山顶,UID:3891183875  浦律师在山巅,UID:3876543384 浦家岳西翠兰,UID:3242381547 浦记岳西翠兰,UID:3253522043 浦翠兰律师,UID:3306911303 10.哈儿蒲志强有戏,UID:2809628177 哈儿蒲志强,UID:2769897583 12.发课税案哈律师,UID:5012154566

 二、微博内容
 1、2013.8.22日15:11:28,账号9  “既然不让多说,我就问一个问题:雷锋半夜不睡觉,钻被窝儿学毛选,边上站个照相的站个打灯的,耽不耽误战友们休息啊?难道明儿早上不反修防修吗?莫非这支孕育英雄的部队没作息时间也不吹熄灯号?还是雷锋情况特殊,他生前就住单间了呢?你当兵上学赶上有这么个装逼的没完没了,抽不抽他大耳帖子?”

 2、2013.6.8日12:03:17,账号9  “六十年来最大谎言之一是雷锋,他骗了我二十年!他主动迎合推手,日记都集体创作。每月七八块津贴能成百块捐,若非腐败便是只能是编,那年月饿死三千多万人,我六五年的人只照过一次相,他半夜不睡装逼闹鬼,躺被窝打手电学毛选,都有人照相!身后有数千张照片!北京公安真抓推手,去抓雷锋的推手吧。”

 3、2013.1.31日14:44:18,账号10  “除了运气和血统,申纪兰当代表,毛新宇当委员,靠装傻和真傻。这说明人大政协啥也不是,人想如鱼得水,要么装傻,要么真傻。我不奢望毛委员聪明,只好祈求申老太:活着轻于鸿毛,死去重于泰山,您一死了之该多好啊!您都84了,当60年代表,终于到坎儿上了,趁机马革裹尸,讹人大追封个烈女,如何?”

 4、2012.9.27日13:20:46,账号10  “身在法兰西,心系伟大祖国,哈儿以发课律师的身份,把心里的话儿,择要告诉你: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,呀!让我咋说你好呢?你就是一只臭虫,你是一只苍蝇,你还是一只屎壳郎!你她妈的算什么东西?!呸!”

 5、2012.9.23日01:08:08,账号10  “中国就是野蛮国家,从高层如薄古夫妇和王立军,到打伤日系车主李建利的西安暴徒,无不野蛮凶残,日本示威者给咱如此定位,我心服口服。”

 6、2012.7.24日22:20:35,账号11  “这个党从上到下,要不说瞎话,一天都活不下来。”

7、2013.4.17日11:05:17,账号7  “这个国家就是邪恶的。祸害六十多年,真的受够了。”

8、2012.2.5日23:17:02,账号2  账号3   “伟大领袖卖拐,说人民站起来了,实情是下了十八层地狱;邓公摸石头逮老鼠,就韬光养晦,任你龟儿说出大天,格老子我决不当头;江太公改变了中国,割走几多国土不好讲,港澳回归了功劳摆在那,得亏英帝国重合同守信誉。胡总腰里有钱,二十年来弃权票,而今全改成反对票:站起来的中国,就穷横了!”

9、2011.7.26日13:00:25,账号3  “我求求盛光祖大人了,这狗蛋部长当着不累吗?引咎辞职说句漂亮话,又不会有人顺水推舟,就有那么难吗?”

 10、2011.7.29日12:55:56,账号3  “我老姐新闻发布会无聊,但记者人身有保障,她还证明: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真优秀,反正我信;铁道部毕竟让你问,中石油去年七一六好悬把大连炸飞,今年周年纪念又放把大火,就不跟你说;还好老姐是母猪,换只疯狗就该问你:“你哪单位的?你老总跟我熟啊,录音笔借我玩玩儿?”

11、2013.1.31日12:06:40,账号10  “奇帆操守堪比吕布,三姓家奴没脸,又哪会脸红?”

12、2013.4.29日23:18:21,账号8  “我向粉丝们推荐一本说,叫中国大逻辑:没有共产党,为什么不行?作者说,这是一本全景式探究共党执政奥秘的垃圾印刷品,是“一本中国人应该读的书”,看目录,就知道很有气势,很不讲理,项平这孙子,学历比我高,至少是博士,写过三篇论文二十多本专著。买了说的,就有机会找他祖宗,讨个签名。”

 13、2013.8.22日15:11:28,账号9   “既然不让多说,我就问一个问题:雷锋半夜不睡觉,钻被窝儿学毛选,边上站个照相的站个打灯的,耽不耽误战友们休息啊?难道明儿早上不反修防修吗?莫非这支孕育英雄的部队没作息时间也不吹熄灯号?还是雷锋情况特殊,他生前就住单间了呢?你当兵上学赶上有这么个装逼的没完没了,抽不抽他大耳帖子?”(注:浦记不清楚是否为他所写)

 14、2014.5.7日14:39:23,账号1  “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莫非王臣,说新疆是中国的,就别把它当殖民地,别当征服者和掠夺者,先发制人后发制人都为制人,都是把对方当敌人,都是荒谬的国策。冰冻三尺积重难返,免不了会在出事,只要民不畏死,以死惧之就没用,袭击者渴望成为真主的烈士,先发后发能吓唬谁呀?新疆政策,该调整了。”

 15、2014.5.1日17:35:10,账号1  “新疆恐怖袭击越发频繁,我当然谴责暴力,但在此基础上,探讨是必须的。我不信新华社每回寥寥数语,不信简单到了黑白分明。我当然希望新疆公检法会遵守宪法和尊重人权,期待武警到新疆就变仁义之师,但可能性不大!懦夫治国,哪都是建三江、新余和北京!所以,统一如果是周元根的,那跟我有屁相干?”

 16、2013.11.17日16:56:48,账号5  “你是书生读书多,可惜书读傻了,我有耐心回复你,是因为知道你是书生,可惜把书读傻了。”

 17、2013.11.17日16:11:23,账号5  “我的质疑基于常识,汉徳令人失望。”(注:关于巴楚袭击案,质疑内容详见下二条)

18、2013.11.17日13:54:29,账号5  “这条新闻信息量太少,但将九名暴徒全部击毙,现场有必要如促嗜杀吗?有无过度使用武力之嫌?何况,不留一个活口,侦查怎么进行?是要灭口吗?”

19、2013.11.17日19:34:47,账号5  “巴楚九名刀斧手被警方全部击毙,我质疑是否有嗜杀之嫌,引来了反恐派口诛笔伐,各个气宇轩昂。但新疆民族问题严重不该反思吗?持冷兵器突袭警局原因不该查吗?若有击伤制服可能,杀光不算滥杀?另,新疆警察执法比内地同行文明吗?连个质疑都受不了就敢跑来骂街,你受贪官污吏欺负,还敢说不是活该?”

20、2012.1.25日23:58:01,账号3  “藏区要寺庙“九有”,要挂毛邓江胡领袖像,伊宁禁穆斯林留胡子和戴面纱,连串组合拳打出,号称淡化宗教意识,是汉人头疯了?还是汉人的头儿疯了?!”

21、2014.3.2日14:03:52,账号12  “昆明时间太血腥,凶手罪孽深重。说疆独制造恐怖,这回我信,但这是结果,不是原因。死伤极惨重,后果太不堪,你就给了我一句话,说疆独凶残你没责任,我不满意。天天说党的政策亚克西,维吾尔人心向党,就这么血肉横飞?法学会会长王乐泉,你镇抚西域十几年,那儿你最熟悉,告诉我:为什么?冲谁来的?”

 22、2012.2.5日21:11:01,账号3 账号2 “领土割让给谁,都是给人民放生,辽东送和平日本,老山者阴山送民主越南,把北京送华盛顿托管,我都愿给客人带路,只要能比现在过得好,我就心满意足。”

23、2012.2.5日20:49:14,账号3  “中国为越共提供无偿援助持续数十年,达当时的币值的300多亿(值现在的几万亿)。援助20年后交恶,1979年,打了场为救红色高棉的自卫反击,边境冲突持续十年。打得最多的地方在老伤、法卡山。更不可思议的是,1999年,血染的两山居然都划给了越南……红色高棉该救吗?割地送金的傻B事能不能少干点?”

24、2011.8.15日01:15:21,账号3  “改革开放成就失误都斐然,但政治体制改革从搁浅到倒退,搞得哪场天灾都是人祸,哪场天灾都被放大。既然百姓受不了,当局撑着费劲,那就别搞县乡直选试点了,照搬对岸就是了:把福建划归台湾联省,或划江而治搞南北朝联邦,长江两岸和平发展,齐心协力追求共赢——那边又不是外人,能有多大个事儿啊?”

 25、2013.11.3日20:00:11,账号6  “老实说,爱国贼当我是汉奸,不是侮辱贬损。盖中共统治,不是我的选择,它从未征得我作为被统治者的同意,要我无条件接受它,没这道理。我以为,将大陆分几块治理,比大一统无法无天会好很多,且分治不会乱。对不能解苍生于倒悬,不能卖十来个行省三五亿丁口给民主国家,对当不成汉奸,我是深感惭愧的。”

 26、2013.11.3日16:53:42,账号6  “是中国的你就拿回来嘛!告诉你,钓鱼岛是不是中国的,跟我一点关系没有!九十年没行使治权,以前没行使过治权,人民日报还恭喜过日本,你说现在是中国的了,去跟日本人说呀!你少跟我臭来劲!把中国交给日本治理,比现在好一万倍,知道吗?!”

27、2011.12.15日01:35:42,账号2  “即使侵华涂炭生灵,屠杀南京人神共愤,我依然认为,若日本人占领了东三省、山东、福建和台湾,“沦陷区”的环保、教育、医疗、养老和民权,定会好过目前许多。我相信老百姓没党性、觉悟和民族感情,除非这些能带来利益和安全。”

28、2013.7.26日23:29:23,账号9  账号8  “没有共产党,为什么不行?”我他吗的哪儿知道为什么不行?!除了瞒骗推拖斧头镰刀,这个党有他妈什么执政奥秘?我告诉你项平:中国没谁都行,少他妈的给爷指道儿,还“一本中国人应该读的书”?你写出这种破书,简直就是无耻之尤!要不是吴虹飞进去了,你的祖宗也会受性侵的!你让我看着就特恶心!哼!”(注:存疑,不是浦写的)

原文链接: http://xgmyd.com/archives/12871 | 新公民运动
原文链接: http://xgmyd.com/archives/12871 | 新公民运动

2015年1月13日星期二

浦志强案今日退侦期满 后续情况仍不明朗


(维权网信息员刘云报道)2015113日星期二,今天浦志强案退回警方补充侦查一个月期限已满,上个月,浦志强案被北京检察院退回公安局补充侦查,现在到期,浦志强案后续情况仍不明朗。现在,浦志强案由莫少平律师、丁锡奎律师一同代理。

浦志强去年5月参与了一次纪念天安门事件25周年讨论六四事件的家庭聚会,之后被捕。后浦志强被正式逮捕。

北京警方于20141113日将浦案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,罪名包括“颠覆国家政权”等。对浦志强的指控竟然涉及罪名有四项,“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”、“寻衅滋事罪”,及“非法获得公民个人信息罪”、“煽动民族仇恨、民族歧视罪”或“分裂国家罪”。此消息传出后,令舆论哗然。

浦志强身患糖尿病一直在注射胰岛素,曾经常被长时间提审,有时达10小时。对浦志强案,本网将持续关注。